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官论坛法苑文化裁判文书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公告党建园地司法公开开庭公告 诉讼服务中心群众来访服务中心

 

事故责任是否等同于赔偿责任

发布时间:2015-06-18 10:17:36


    [基本案情]

    2013年某日,刘某驾驶大型客车延长城北大街由南向北行驶,当行驶至七一路与长城北大街交叉口时,向东右转与延长城北大街由南向北骑自行车带着田某(未满12岁)在人行横道横穿七一路的姚某(未满12岁)发生交通事故,致田某受伤。经保定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对事故成因及责任认定,司机刘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姚某承担次要责任,田某无责任。司机刘某系某运输公司职工,事发时属于履行正常职务。车辆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 此次事故造成田某右小腿截肢,被评定为六级伤残。田某多次住院,花费大量医药费用,并需要安装和定期更换义肢。2014年初,田某提起诉讼,将运输公司、承保车辆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和姚某告上法庭,要求三被告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义肢更换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失赔偿等共计233万余元。

    [意见分歧]

    对于事故基本事实几方当事人不持异议,对责任认定经重新认定后也予以认可,即司机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姚某承担次要责任,田某无责任。双方主要争议在于民事责任如何分担即在运输公司和姚某承担责任的前提下,田某是否也要分担部分过错责任。 原告方认为,事故责任认定书已对事故责任有明确的认定,田某在此次事故中无责任,田某所有的损失应由运输公司和姚某按照主次责任分比例负担。被告方则认为,事故责任的认定与民事赔偿责任的分担不是一个概念。民事赔偿应参考事故责任认定结论,依照各方的过错,合理分配赔偿比例。受害者田某作为十岁以上的限制行为能力人,应该知道骑自行车不能带人,她还坐乘导致自己受伤,主观上有过错,应自己负担一部分损失。

    [法官评析]

    双方的意见分歧,是在司法实践中较常见的问题,换个说法就是事故责任是否等同于赔偿责任?也就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是否直接决定了民事损害赔偿责任的分担比例?笔者认为,交通事故责任不能等同于交通事故赔偿责任,事故责任认定书是法院在审理交通事故案件的重要证据,不是法院分配损害赔偿责任的唯一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事故责任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通过本条我们也可以看出,交管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是对交通事故形成原因的确认,是法院在审理案件中需要审查适用的重要证据材料,而不是法院分配损害赔偿责任的唯一依据。确认损害赔偿责任应当对事故责任认定书在全面审查的基础上,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据各方的过错程度合理分配。就本案而言,司机刘某操作不当,在机动车行经人行横道时没有减速行驶,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运输公司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姚某未满12岁驾驶自行车并载人,是造成事故的次要原因,其监护人应承担次要赔偿责任。作为乘车人的田某在事故责任认定中属于无责,她的损失是否应由运输公司和姚某监护人全部承担呢?根据上述分析,笔者认为,田某也应适当按照自己在此次事故中的过错适当承担部分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1款,也有相近意义的规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有关“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以及河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三十九条有关“自行车不得搭载十二周岁的人员,未满十六岁的人员驾驶自行车不得载人”的规定。田某作为未满12岁的限制行为能力人,对于日常常挂在嘴边的“小孩不能骑自行车,不能带人”这种常识性的知识,应该有认知并应避免。田某搭乘未满12岁姚某的自行车,田某对此次事故的发生有过错,其行为与损害后果直接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所以,对于损失田某也应适当承担一部分。目前该案已调解结案,田某的损失得到了赔偿。

                                                          作者单位:保定市莲池区人民法院 王 冀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